笔名【左岸】

偶尔写词,偶尔写诗,偶尔想起某些事,偶尔想起某个人,从此岸到达彼岸,也许只是右转。2013/7---2014/5

吃肥长胖,忘记忧伤。2014/6/1-----2015/1/1

人丑需要多读书,体胖需要多跑步。2015/1/1――2015/4/18

当我们谈论文艺时,我们谈论的是生活态度。当我们谈论诗歌时,我们谈论的是生存意义。2015/4/18――2015/6/22

有些话我想对你说,于是我把它写成了诗,给女朋友写诗才是正经事。
2015/6/22——

© 张晓生
Powered by LOFTER

文/左岸

你在我的梦里

把星空穿成了长裙

用裙摆兜住落下的星星

夏天里的星星灿若萤火

冬天里的星星沧海遗珠

被风吹过,迷了眼睛

——张晓生  2018/12/10

冬天

文/左岸

庄稼被收割,做成了食物

喂饱了宿醉的酒鬼

和不善言辞的屠夫

隔山隔海的是一片片迷雾

出路和末路,一个比一个穷途

散不开的雨声吵醒了

假寐的读书人和一场春秋大梦

叶落归根,冬天要来了

——张晓生  2018/12/4

我年华虚度,

空有一身疲倦,

和所有以梦为马的诗人一样,

岁月不易,

一滴不剩

弗思

文/左岸

你说该如何形容你的美

我不会俗套的说“可爱”

我会说“胖得像猪,瘦得像妖精”

你看,喝第二口杨梅酒时

我就不胜酒力地醉了

醉在了怀揣心事的秋雨夜

醉在了凌晨4点的梦魇

去一个不被糟蹋的地方

住进你眼睛里的沙漠

从此,没有杨梅,只有酒

时光不说话,过往开成花

——张晓生 2018/10/9

我们通常只有两种选择:没有自由的幸福或者没有幸福的自由,舍此无它。

我沉迷于这座城市的夜景,不是因为灯火璀璨,而是因为那是你的目光所至

时光若水,无言即大美。总有些故事,如白鲸潜于深海,星光匿于灯火。

世界上有两个我,一个晚上习惯性崩溃,一个白天被迫性治愈。

看到了“天狗咬日”,但没来得及拍下来。

我不会遇见你,好久不见。

1/1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