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名【左岸】

偶尔写词,偶尔写诗,偶尔想起某些事,偶尔想起某个人,从此岸到达彼岸,也许只是右转。2013/7---2014/5

吃肥长胖,忘记忧伤。2014/6/1-----2015/1/1

人丑需要多读书,体胖需要多跑步。2015/1/1――2015/4/18

当我们谈论文艺时,我们谈论的是生活态度。当我们谈论诗歌时,我们谈论的是生存意义。2015/4/18――2015/6/22

有些话我想对你说,于是我把它写成了诗,给女朋友写诗才是正经事。
2015/6/22——

© 张晓生
Powered by LOFTER

弗思

文/左岸

你说该如何形容你的美

我不会俗套的说“可爱”

我会说“胖得像猪,瘦得像妖精”

你看,喝第二口杨梅酒时

我就不胜酒力地醉了

醉在了怀揣心事的秋雨夜

醉在了凌晨4点的梦魇

去一个不被糟蹋的地方

住进你眼睛里的沙漠

从此,没有杨梅,只有酒

时光不说话,过往开成花

——张晓生 2018/10/9

我们通常只有两种选择:没有自由的幸福或者没有幸福的自由,舍此无它。

我沉迷于这座城市的夜景,不是因为灯火璀璨,而是因为那是你的目光所至

时光若水,无言即大美。总有些故事,如白鲸潜于深海,星光匿于灯火。

世界上有两个我,一个晚上习惯性崩溃,一个白天被迫性治愈。

看到了“天狗咬日”,但没来得及拍下来。

我不会遇见你,好久不见。

久不提笔忘了写字

都说光阴似箭,一去不复返。假如时间和光速划上等号,那么逆光速而行,是不是可以回到过去?

深夜是最脆弱的时候,不敢回忆过去,不敢去看以前的相册或日志,失去了太多,无法挽回。

后悔,终究是鞭长莫及。久不提笔忘了写字,久不想你忘了心痛。也许遗忘是自愈的良药。

不再说承诺,承诺是无法承受之重。

不奢望你能理解我,毕竟你没有经历这一步。不奢望你能理解我,毕竟我不是你的情深之人。

如今的我,被生活裹挟着向前走,没有方向,没有力量。我也知道,你再也不会回来看我。君自安好,我便心安。

2018/8/8

别了,南京。

把圈子变小,把语速放缓,把心放宽,把生活打理简单,把故事往心底深藏,把手边事再做得好一点,现在想要的以后都会有,等你自己可以发出微光的时候,就再也不会害怕寒冷了。

1/1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