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名【左岸】

偶尔写词,偶尔写诗,偶尔想起某些事,偶尔想起某个人,从此岸到达彼岸,也许只是右转。2013/7---2014/5

吃肥长胖,忘记忧伤。2014/6/1-----2015/1/1

人丑需要多读书,体胖需要多跑步。2015/1/1――2015/4/18

当我们谈论文艺时,我们谈论的是生活态度。当我们谈论诗歌时,我们谈论的是生存意义。2015/4/18――2015/6/22

有些话我想对你说,于是我把它写成了诗,给女朋友写诗才是正经事。
2015/6/22——

© 张晓生
Powered by LOFTER

黄色的树林里分出两条路

我选择了人迹更少的一条

从此决定了我一生的道路

——2018/6/27

原谅

生命一场, 或喜或悲,都是一次洗礼,一次岁月的历练;

或浓或淡,都是一抹绽放,一抹美丽的风景。

春风得意时,不必张扬骄傲, 淡定从容一些,没有人能永远一帆风顺。

一切得与失、隐与显,无非风景与风情。

淡看世事,静对春花秋月,即使遭受别人的不看好和挤兑,不必辩解讨好,云淡风轻一笑,用时间来证明自己。

何必追慕名车香宴,我只需清茶淡饭,爱相随,情也真。

该来的自然来,会走的留不住。

不违心,不刻意,不必太在乎,放开执念,随缘是最好的生活。

不管这世上会有多少寒凉,依旧会有不一样的烟火。

遇山过山,遇雨撑伞,有桥桥渡,无桥自渡,淡若清风,含笑走过。

人世喧嚣,名利来往,放下浮...

假寐的猫,落地的巢,是谁在假山上“喵喵喵”?

时光的河入海流,终于我们分头走。

“你感情路不顺吗?”   

“顺啊,一路上都没什么人”

“小龙湾的彩虹桥🌈不美吗?”

“美啊,一路上人山人海”

这个季节很干净,没有故事,没有你

十年前的心脏很厚,用力才能碎,里面是红袖章,发条青蛙,鸡毛毽子,信纸和崭新的回力运动鞋。

十年后的心脏很薄,一吹就能破,里面是啤酒瓶,失眠夜,路灯,眼圈和忘关的电视机。

我们等了很长很长的时间去等待和寻找

然后用了很短很短的瞬间心动和喜欢

却更多的用了余下的光阴去怀念和感伤

——2017/5/24

追逐的风,追逐的梦

地铁一号线

文/左岸

自由的风肆意出入地铁口

人群的拥挤来来去去

尼古丁和香水滋生霉菌

白衬衫、阔腿裤、波点裙

开出了一朵朵花来

烈焰红唇和雪白的脖颈

呼之欲出的爱欲

裹挟滚滚风尘

胭脂水粉,烫发和高跟鞋声

多少人徘徊,多少人目瞪口呆

独自等待末班车的到来

汽笛声冲刷了初夏的骚动

空荡荡的夜里想看天上的星辰

——张晓生 2018/5/5

1/2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