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名【左岸】

偶尔写词,偶尔写诗,偶尔想起某些事,偶尔想起某个人,从此岸到达彼岸,也许只是右转。2013/7---2014/5

吃肥长胖,忘记忧伤。2014/6/1-----2015/1/1

人丑需要多读书,体胖需要多跑步。2015/1/1――2015/4/18

当我们谈论文艺时,我们谈论的是生活态度。当我们谈论诗歌时,我们谈论的是生存意义。2015/4/18――2015/6/22

有些话我想对你说,于是我把它写成了诗,给女朋友写诗才是正经事。
2015/6/22——

© 张晓生
Powered by LOFTER

我要为冬天取一个温暖的名字

文/左岸

南方的风雨枯守着北方的雪

大风从西刮到东,从一而终

我要为冬天取一个温暖的名字

譬如炭火烤肉,譬如烈酒轻裘

在结冰的日子里围炉夜话

在融雪的日子里大梦一场

窗外漏进一寸月光

屋里开出三支水仙花

故事里的春秋接着一个春秋

梦里梦外的你却身在盛夏

你是我的白月光 我是你的少年郎

——张晓生  2019/1/5

每当有人问起,为什么我不恋爱的时候,我都以麻烦为由搪塞过去。

又有人开始问我到底喜欢过谁没有,我也轻描淡写地表示否定。

无数的朋友告诉我,或许是你还没碰到过真正喜欢的人吧,我却没法开口告诉他们,其实我曾经碰到过,碰得太早,以至于我没来得及分清,也没来得及弄明白。

文/左岸

你在我的梦里

把星空穿成了长裙

用裙摆兜住落下的星星

夏天里的星星灿若萤火

冬天里的星星沧海遗珠

被风吹过,迷了眼睛

——张晓生  2018/12/10

冬天

文/左岸

庄稼被收割,做成了食物

喂饱了宿醉的酒鬼

和不善言辞的屠夫

隔山隔海的是一片片迷雾

出路和末路,一个比一个穷途

散不开的雨声吵醒了

假寐的读书人和一场春秋大梦

叶落归根,冬天要来了

——张晓生  2018/12/4

我年华虚度,

空有一身疲倦,

和所有以梦为马的诗人一样,

岁月不易,

一滴不剩

弗思

文/左岸

你说该如何形容你的美

我不会俗套的说“可爱”

我会说“胖得像猪,瘦得像妖精”

你看,喝第二口杨梅酒时

我就不胜酒力地醉了

醉在了怀揣心事的秋雨夜

醉在了凌晨4点的梦魇

去一个不被糟蹋的地方

住进你眼睛里的沙漠

从此,没有杨梅,只有酒

时光不说话,过往开成花

——张晓生 2018/10/9

我们通常只有两种选择:没有自由的幸福或者没有幸福的自由,舍此无它。

我沉迷于这座城市的夜景,不是因为灯火璀璨,而是因为那是你的目光所至

惊梦

文/左岸

梦里黄粱,梦醒荒凉

一堵黄墙围成一个方圆

墙外 红尘滚滚 不由衷

墙内 菩提笃定 无不尽

想给你写一封长长的信

字迹深浅不一,一笔一画都给你

诉说四季的白云变成苍狗

故事里的瓜熟蒂落

还有俗世里的人情世故

零碎的言语是钻石还是铁锈

守一份执着,待得油尽灯枯

唱一句阿弥陀佛,莫问来处

——张晓生 2018/9/16  凌晨1点半

你问我喜欢什么样的人?

我喜欢眼睛里藏着故事的人。

1/3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