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名【左岸】

偶尔写词,偶尔写诗,偶尔想起某些事,偶尔想起某个人,从此岸到达彼岸,也许只是右转。2013/7---2014/5

吃肥长胖,忘记忧伤。2014/6/1-----2015/1/1

人丑需要多读书,体胖需要多跑步。2015/1/1――2015/4/18

当我们谈论文艺时,我们谈论的是生活态度。当我们谈论诗歌时,我们谈论的是生存意义。2015/4/18――2015/6/22

有些话我想对你说,于是我把它写成了诗,给女朋友写诗才是正经事。
2015/6/22——

© 张晓生
Powered by LOFTER

年少的时候,想学很多立身的本事,还样样都想有大成就,要不研习技艺,要不潜修学问,颇为费心地谋划着长远之计。

之后,想到来日方长,就心生怠惰,只在眼前的琐事中空度时日,到老都还一事无成。

这个时候,一艺未精,并不如当初设想那样能够借以立身处世,就算后悔,也没法返老还童了,反而会像下坡的车轮那般,急速地衰老下去。

——吉田兼好《徒然草》

别了,南京。

詹皇决定3——小黄人😄

把圈子变小,把语速放缓,把心放宽,把生活打理简单,把故事往心底深藏,把手边事再做得好一点,现在想要的以后都会有,等你自己可以发出微光的时候,就再也不会害怕寒冷了。

黄色的树林里分出两条路

我选择了人迹更少的一条

从此决定了我一生的道路

——2018/6/27

孤雏

妈妈,多么希望做完一场梦,醒来就能见到你。

心慌、心酸,熟悉的无助,像极了午睡醒来发现天黑了,被全世界抛弃了。

——2018/6/19

你不过是来时的一阵风

现在的人崩溃是一种默不作声的崩溃。

看起来很正常,会说笑,会打闹,会社交,表面平静,实际上心里的糟心事已经积累到一定程度了。

不会摔门砸东西,不会流眼泪或歇斯底里。

但可能某一秒突然就积累到极致了,也不说话,也不真的崩溃,也不太想活,也不敢去死。

——2018/6/16

原谅

生命一场, 或喜或悲,都是一次洗礼,一次岁月的历练;

或浓或淡,都是一抹绽放,一抹美丽的风景。

春风得意时,不必张扬骄傲, 淡定从容一些,没有人能永远一帆风顺。

一切得与失、隐与显,无非风景与风情。

淡看世事,静对春花秋月,即使遭受别人的不看好和挤兑,不必辩解讨好,云淡风轻一笑,用时间来证明自己。

何必追慕名车香宴,我只需清茶淡饭,爱相随,情也真。

该来的自然来,会走的留不住。

不违心,不刻意,不必太在乎,放开执念,随缘是最好的生活。

不管这世上会有多少寒凉,依旧会有不一样的烟火。

遇山过山,遇雨撑伞,有桥桥渡,无桥自渡,淡若清风,含笑走过。

人世喧嚣,名利来往,放下浮...

假寐的猫,落地的巢,是谁在假山上“喵喵喵”?

今天分享一个小知识。油漆中的分线想做的切口平滑没有锯齿,其中关系到几个因素。

第一,色漆不能喷的太厚,也就是遍数不能太多,否则撕开胶带后台阶感太强;

第二,胶带要选用薄而平滑的,有条件就直接买3m的专用的分线胶带,没有的话就买日本和纸胶带,当然还有更好的但是不推荐了;

第三,撕的手法也很重要,不要撕的太慢;

第四,为了最后摸起来分线处没有层次感,清漆最好多喷一道,或者做两喷两烤工艺,毕竟劳斯莱斯的腰线也是这么做的。

1/35